Return to site

摄影与电影 | 原来,玛格南也是电影史的一部分

© Harry Gruyaert | Magnum Photos

成立于1947年的玛格南图片社(Magnum)被誉为摄影的殿堂,其成员以标志性的视觉符号,成为“世界的眼睛”。但玛格南观看世界的方式,并不只有摄影,它与电影同样有着深厚的渊源,这种渊源甚至可以追溯到创始人之一、传奇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

因此,我们从玛格南官网编译本文,与大家分享玛格南与电影之间的关系。

Gerda Taro ©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早在1937年的西班牙内战中,卡帕便开始手持摄像机记录战争。1938年,卡帕更是跟随荷兰纪录电影大师尤里斯·伊文思(Joris Ivens)来到中国,参与《四万万人》的拍摄制作。

二战后,卡帕与好莱坞影星英格丽·褒曼相爱。在1946年,卡帕成功说服制片组,进入到褒曼主演的电影《美人计》(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执导)的片场拍摄,这组著名的作品后来成为了玛格南首次创作的电影剧照。

对此,玛格南前任主席斯图尔特·富兰克林(Stuart Franklin)曾说,如果卡帕没有那么早去世,他很可能会去拍纪录片或者剧情电影。

© Robert Capa | Magnum Photos |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此后,更多的玛格南摄影师获得了进入好莱坞片场的机会。最著名的一次是1961年的《乱点鸳鸯谱》,本片可谓众星云集,约翰·休斯顿执导,玛丽·莲梦露、克拉克·盖博和蒙哥马利·克利夫特担任主演。

当时,玛格南获得了报道影片制作的独家访问。九位名闻遐迩的摄影师——伊芙·阿诺德、康奈尔·卡帕、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布鲁斯·戴维斯、艾略特·厄威特、恩斯特·哈斯、埃里希·哈特曼和丹尼斯·斯多克,联合拍摄影片的台前幕后。

Cornell Capa ©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玛格南摄影师与电影存在一种共生的关系,最好的例子是电影导演和摄像师会为寻找灵感而去研究摄影师的作品,摄影师也会从一些电影获得启发。

受电影启发的摄影师

在传统的摄影师看来,他们的角色是事件的报道者,然而,另一些摄影师则会采取与艺术家更为相似的创作方式。玛格南摄影师哈利·格鲁亚特曾说过:“我摄影时的状态其实是更加接近绘画和电影的创作,而不是报道摄影。”

格鲁亚特最著名的是他把电影的光与色彩带到了摄影的创作上,以及他对电影和电视等视觉媒介的痴迷。(他曾通过电视接收机的棱镜,创作出一系列关于上世纪70年代媒体传播的作品。)格鲁亚特对电影媒介的热爱,也让他在职业生涯的早期创作出几部实验性的短片影像。“如果那时的数码摄像机有现在的质量,那我肯定会做更多的电影。”

© Harry Gruyaert | Magnum Photos

格鲁亚特曾说意大利现代主义电影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那些具有独特电影氛围的作品,对他的作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安东尼奥尼最广为人知的是那部邪典电影《放大》。在格鲁亚特的一部电影中,他就曾把自己的静态和动态的影像与安东尼奥尼的电影画面并置在一块,这些画面后来呈现在他的个展《启发下的变奏曲》(Variations Under Inspir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一位与玛格南多次合作的电影制作人Sophie Bassaler,在回忆她与几位玛格南摄影师关于从电影中汲取灵感的交谈中,曾说过:“俄罗斯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的诗性叙事影像对格里高利·平哈索夫(Gueorgui Pinkhassov)产生了极大的启发。在平哈索夫第一次观看《飞向太空》的时候,他说自己那时好像开窍了一样,这次观影经历持续影响他作品中内在的精神实质。”

在玛格南摄影师帕特里克·扎克曼(Patrick Zachmann)身上,这种影响则更明显。他在香港和纽约拍摄的中国黑帮三合会的作品中,明显带有上世纪30年代中国上海电影的视觉痕迹。

© Patrick Zachmann | Magnum Photos

受摄影启发的电影人

电影与摄影的相互影响总是“反反复复”,玛格南摄影师哈利·格鲁亚特曾说:“在很多电影导演和摄像师与我的交谈中,提及我的一些作品影响过他们。”其中,一位在埃及与格鲁亚特有过合作的导演有过这样的解释说,格鲁亚特对构图的触感,帮助他在狂乱的开罗城市中找到一种视觉的秩序。

同样地,在一次《镜头文化》杂志的访谈中,波兰电影摄影师里萨德·列克维斯基(Ryszard Lenczewski)提到布列松是他的“导师”。他说:“他能够在日常瞬间中捕捉到某种抽象性的哲学触感。在我的家里,有一个暗房。暗房墙上挂着的就是一幅布列松作品的海报,画面上是一个男人从一块木板上跳过。”

© Robert Capa ©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 Magnum Photos

 

在一些情况下,电影制作者从玛格南作品里获得的启发,其实要更加具象化,比如当他们要把某个时代搬上银幕时,他们会观看玛格南摄影师对该时代历史事件的记录,这导致一些经典作品的画面内容和结构几乎不动更改的出现在银幕上。好莱坞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拯救大兵瑞恩》(1998年上映)的制作中,就曾以卡帕的诺曼底登陆作品作为电影背景时代的参考。

1972年,吉尔斯·佩雷斯(Gilles Peress)在北爱尔兰的德里拍摄一系列“血腥星期天”的作品,其中那幅受害者Barney McGuigan的经典影像在第二天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后来,这些影像和故事也被保罗·格林格拉斯(曾执导过《谍影重重》2和3)融入进同名电影《血腥星期天》(2002年上映)。其中有一幕情节:一位摄影师为了拍摄到他想要的画面,在战火中躲避枪击。这是在历史中真实发生过的。它也直接反映出影片制作人一丝不苟的处理历史细节的态度。

© Gilles Peress | Magnum Photos

两个影像世界在融合

有时,电影制作者和摄影师也会一起合作,那么,他们可能会在一样的拍摄场景,创作出不同视角的作品。1994年,在电影《尤里西斯的凝视》的制作期间,约瑟夫·寇德卡(Josef Koudelka)伴随过希腊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Theodoros Angelopoulos)。寇德卡没有采取以往片场摄影师的拍摄方式,而是选择了与剧组一起旅行,并利用这个机会探索影片故事涉及到的背景地方: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波黑和南斯拉夫。

那时,剧组没有限制寇德卡的创作,这让他得以不拍摄与电影画面相关的内容。于是,寇德卡将镜头对准了东欧的小镇、自然风光、市集和当地居民,以自己的作者式视角,为安哲罗普洛斯的影片提供了另一种观看通道。此后,寇德卡继续维持他与电影的关系。近几年,在《寇德卡拍摄圣地》纪录片中,他还成为了以色列裔导演吉拉德·巴拉姆的拍摄对象。影片中,寇德卡正在拍摄一个创作周期长达四年的项目,希望捕捉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残酷的冲突现实。

© Josef Koudelka | Magnum Photos

如果一个摄影师同时具备电影和摄影上的才能,那么他就有可能以这两种不同的视觉媒介进行创作。在一开始,雷蒙·德帕东(Raymond Depardon)在意大利的圣克利门蒂精神病院的拍摄是静态影像的,但后来他以相同的主题创作出一部动态影像的电影(1982年上映)。

据哈利·格鲁亚特所称,德帕东“电影创作才能也许超过了摄影。这是很罕见的情况。”他还说:“这部电影是极了不起,而这些相片也是很好的。虽然它们都是关于同一个地方,但是当你观看它们的时候,你会看到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这很有意思。”

© Raymond Depardon | Magnum Photos

 

之后,德帕东继续进行电影的创作。在2008年上映的的电影《摩登生活》中,他继续探讨法国的农村问题,以目击者冷峻的姿态和热情的目光,把镜头聚焦在一个农村小社区,这里农民的生活正受到全球化的冲击和挑战。

《纽约休闲杂志》评价影片:“泰然自若,同时又尖锐深刻……从这些农民身上,导演提取出一种迷人而微妙的氛围,并提示观众他们那种珍惜生活的方式,正在悄悄消失。”

《摩登生活》电影海报

 

时至今日,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不少玛格南当代成员在延续与电影的渊源之外,也穿梭在动态影像与多媒体的创作领域。2017年,玛格南前主席亚力克·马约利(Alex Majoli)在玛格南驻地实验室活动中,就曾制作一部以“深圳梦”为主题的动态实验影像。玛格南摄影师张乾琦,在深圳国际城区影像节的分享中,呈现的重心也并非摄影,而是世界知名美术馆和博物馆委托创作的多部动态影像作品。正是因为这种在创作媒介与形式上的不断摸索,让我们看到玛格南在未来新的可能。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